Kathy阿潜

头像4时茗滴画!@时间线
是个孩厨,会发关于孩子的文和画。
ichuIB推 Lucas激推。
ES 飒马推,飒杏催婚协会。
Mha 茶推,出茶催婚,拒腐严重!

啊,打个奇奇怪怪的tag存自家孩子的摸鱼了,我家宝真好。

我现在发现我除了原创我都不会画了,同人是什么,不知道。

是焰焰杂志封面草图,耳钉是借用了花花华晨宇的耳钉设计,其实也是这套衣服的最初灵感所在x

概念是“黑玫瑰”,冲撞,征服,毁灭。

苦艾酒&火烈鸟【朝仓焰/青木秀树友情向】

        朝仓焰发现自己最近状态有些不对。虽然不至于达不到以往的状态,但表演时心里总会把心神飘到过去的日子——仿佛那才是一切的力量所在。

         那些过去的日子……么。是在FLAMME的那些和阳希并肩的日子,还是再往前的被那个家伙惹到恼火的日子?

        等到他回过神时,脚步已经停在了酒吧门口。

        夜幕下的酒吧,暗青色的天空下刺目的霓虹灯有规律地闪动着,把酒吧和周围已然熄灯的店铺分割成两个世界。——一如TIB将踏上征程的人和那些将梦想熄灭以求安稳的人分割开来一样。

        “啊啊。一杯苦艾酒,加冰,谢了。”

         朝仓焰轻车熟路地来到离舞台很近的吧台坐下,拿过酒来也仅仅是摇晃着杯身,并不着急享用,反而是嗅着酒香、目光投向台上唱歌的人。暗蓝色的灯光打在歌者身上,流动的灯光和流淌而出的歌声合在一起,将他的思绪向着思想的泥淖中拉去。——我唱歌又是为了什么呢。他悠悠地想着,直到肩上被轻拍了几下,才同溺水者重获生机般回过神来。

        “好久不见啊,小焰~!”——是熟悉到条件反射想把酒液泼在声源处的人。

         朝仓焰压住怒火,调整好笑容转过头。果不其然地看到一头刺目的粉色卷发,只不过卷发的长度更长了些,后面的发尾已经束成一个小小的马尾,发绳是夸张的小鹿装饰,碎发则用乱七八糟的幼稚发夹夹住。着装倒是显出和朝仓焰同龄的样子,一件黑色的小斗篷,边缘的流苏给整件衣服添了些灵动的气息,但和发型组合起来却是不知名的奇异。

        “谁是小焰。……不过话说回来,青木,你怎么会在这里。”

         几年下来,朝仓比之前更加稳重了些,面对一直以来的死对头,他指了指自己身旁空出的椅子示意青木秀树可以坐在这里。青木也没有客气,大大咧咧地坐下了,吧台的椅子对他而言有些高,他倒也不在乎,两条细长的腿晃来晃去,完全没有见“死对头”的紧张感。或许对青木秀树而言,朝仓焰也算是亦敌亦友的存在。

          “我看你不开心,来给你施一个让人开心起来的魔法啊!”青木秀树歪过头,手撑在桌沿上,眯起眼看向朝仓焰的同时,也越过他的肩头看了几眼正在唱歌的歌者。见朝仓焰有些想要生气的表情,青木忙摆了摆手,轻笑了一下,“……www,逗你的,别生气嘛。”

        朝仓焰再次确定了一遍自己还是非常想揍他这个事实。他猛灌了一大口酒,也是他今天喝的第一口酒:“我才没有不开心!”冰凉的酒像一个标记一般,让他感受着液体从口腔一路滑向胃部,继而在胃里燃烧起来。“…算了,这种事瞒不了你,对吧。青木,你还真是个麻烦。”——这样的话,朝仓焰似乎在三年前也曾说过。

         “因为你的歌声里没有应该有的情感。——虽然还是很霸气的存在。啊——好渴啊,小焰你请我一杯酒好不好——”青木秀树说到一半便软绵绵地趴在桌上,歪着头看着朝仓焰傻乎乎地笑着。

         “……你!……老板,一杯火烈鸟。”

         没有人能拒绝那样无害的笑容。就算是身为之前与青木秀树针锋相对的朝仓焰,也只是瞪了一下对方,便转头叫了一杯酒精含量不高的甜酒。朝仓焰把酒推到青木眼前,便再次端起酒杯。

         “嘿嘿,谢啦!”火烈鸟是粉红色的。透过舞台那边的光,颜色很是梦幻。青木秀树也毫不客气,撑起身子立刻灌了一口。青木原本不善于喝酒,要朝仓请客喝酒本就是打趣他而已。酒刚刚入口,本蹙起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夸张地拍了拍朝仓的肩。“好甜,果然小焰你很了解我www”

        “……”

        看着朝仓焰又把酒杯走到唇边,没有半点搭理自己的意思,青木终于坐直了身子。“嘛,我问你,你现在在第二名的位置开心吗?……或者说,你在这样的环境里,如你所愿地爬到了万众瞩目的地步,你,开心吗?”

        朝仓杯中的冰块发出“咔啦”一声。不知是冰融化的声音,还是朝仓的手颤抖而带动的冰块碰撞的声音。

        “孤身一人的你,连喜悦都无法与别人分享,对吗?”青木继续说着,声音里少了些刚刚的懒洋洋的感觉。

         其实青木秀树自己知道,这步棋走得很险。初中时这样说的时候,换来的是朝仓带领全校对他的孤立;高中时,则是弄花舞台妆的一瓶完完整整的矿泉水。或许这次就是他手中的那杯酒、亦或是一个耳光?

        这一次,朝仓焰选择的是喝下一口酒后的询问。

        “……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青木。”

        朝仓焰的目光停留在青木秀树右手手背上那道不太明显的疤痕上,他知道,在掌心处也有一道相同的疤痕。——那是他曾经犯下的不可饶恕的错误。所以,他这一次选择了沉默,也选择了相信。他之所以在今天可以走到这样的位置,正是因为青木秀树那句“你的歌曲没有灵魂”。

        “当然www,因为我是你肚子里的小蛔虫——对吧!”青木松了口气,语调变回之前的轻快,跟着也喝了一口。

        “好恶心。不过也差不多吧。”

        “承认吧,小焰。你,还是喜欢伙伴的。当时和金皮卡组队也是这样的想法吧,你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

         是么,原来我给人这样的印象啊。朝仓焰自嘲地扬起嘴角:“……烦死了。”

         朝仓将视线再次转到舞台,台上是那个叫V的NO.15。

         一曲终了,当他再次把注意转回自己身边时,那个烦人的死对头已经不在座位上了。只留下一杯喝到一半的火烈鸟和一张拿钢笔草草写了些字的餐巾纸。

        “你已经找到答案了嘛?下次请我和你的队员吃一顿饭吧!我想吃牛排!——Shuki^3^”

ps.既然今天在访谈时说道了组队最最开始的契机,就把这篇放上来吧。焰焰真的是一个需要别人拉一把的小朋友啊ww。
然后无心插柳的一件事就是,苦艾酒是绿色,正好对应青木,火烈鸟是红色,正好对应焰。互相喝对方了解一下x

朝仓焰,大不同,半夜起来涂口红[……]

是失眠后的沙雕指绘产物!不过话说回来我还真的挺喜欢这个色号的(?)

群里看见的,这,这呜呜呜 @芄兰子

是群里忽然讨论起来的台服土味翻译!
没想到第一个发在老福特上的环壮是这么有毒的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画红月乙女向了……因为爆好吃啊!!